页面载入中...

九只瑞鹿伴文物特展 去故宫看鹿又看展(图)

  炒黄豆、炸豆萁,“二月二”的小零食

  人们从小到大总会经历很多节日,中国素有“民以食为天”的说法,不少传统节日的习俗都会多少跟饮食沾边。对山东女孩芦岩来说,“二月二”的记忆,就跟“吃”有关。

  “山东传统民俗,这一天要吃炒黄豆、炒豆萁。”这里的豆萁跟“煮豆燃豆萁”里提到的不一样。芦岩说,那是一种炒或者炸的零食,做法挺简单。

  “油炸豆萁”的原料很常见:面粉、鸡蛋、牛奶,再加一点儿盐和糖。先把和好的面放十多分钟,再在面板上揉匀,擀成薄薄的一层面皮,叠好、切条,再改斜刀切开。

  至少我是这样的。

  在我的遥远经验里,读金庸,最有趣味在于他用丰富的人物和曲折的情节,加上用中文写中文(而非唐兀的欧化语句),把我带进各式各样的“两难困局”里面对严峻的抉择。满汉也好,君臣也罢,父母手足男女亦是,“和谐”从来不易,常有冲突,以大传统、大道统、大道德之名,把个人迫进取舍的死角,而真正在角落的围困里,个人必须在万分焦虑与挣扎的状态下质问自己:你要怎样选?你到底敢不敢选?而无论怎样选,你敢说自己选得对?

  由这角度看,“我的金庸”呈现的,非如黄碧云所说的“幼稚”和“狭隘”,而刚相反,他是透过主角的焦虑和挣扎而对大传统、大道统、大道德多有反讽。

admin
九只瑞鹿伴文物特展 去故宫看鹿又看展(图)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